Site Overlay

[生活]-自我

人這一生最要緊也最困難的事情就是真正了解自己- 李小龍

白色空間

我坐在一個純白的診療間,現場僅有我與諮商師二人,從沒想過我會在這種地方出現,我常以為我足夠強大到一個人承受著壓力,直到我的身體開始有些不一樣,逼著我不得不來到這裡,在諮商室內雖說自己並不全然相信著對方說的話,但我知道我需要進行多次數長時間的談話,諮商師邀請我每月一次到達另一個工作室進行談話。

  平心而論我是一個喜歡說話的人,但我卻是一個不喜歡重複談論重要事情的人,更尤其是抱怨、沒有進展的話題,在這裡剛開始我並不是很開心,因為諮商師一直需要我跟他說回憶內的事情,特別是那些我認為已沒有意義或是事情無法挽回的悲事,對於那些事我認為我沒有感覺,而對方卻是認為我是刻意封閉那些感覺,之前的我當時是有些分不清之間的差別,不提了、過去了,不受傷了不就夠了?
  不過經過了幾次的對談,我開始認同某些時候就是需要其他人來讓我正視,我認為已經不是問題的問題,雖然說我依然覺得那些事情就已是那樣,但這麼多年來從頭再檢示一次真的有更多能讓我已經確定還是否有問題,我認為的身體為體竟一部份是因為,焦慮、壓力所引起,原因就是那些我已為過了就不會再有感覺的事情,拖了許久我竟然才來面對。

父母:不要跟別人不一樣;社會:你與他人哪裡不一樣

15歲時,當你跟別人不一樣時,父母、老師會告訴你,不要跟其它人不一樣,不要特別。
30歲時,面試官會問你有什麼不一樣,你喜歡的人會思考你與其他追求者有什麼不一樣。

自我

  我開始了解一直以來啊,我自己喜歡的東西卻因為朋友的不理解,而讓自己為了融入團隊漸漸的開始不再在意,明明那些東西對我來說很重要,也在那時候百無聊賴、毫無夢想,更甚是每天都要思考這樣活下去的意義,這樣要持續幾年的想法抽離出來。
  我的外表的確朝著大眾所接受的改變,但沒想過我連自己的思維都跟著改變了,這其實是我並不願意的,而我卻真的這麼做了,連那些我愛的東西都一項項的改變,我越發覺得我想做回那個自己。
  我其實並不知道,我的身體是否真有變的好一些了,也或許真是少運動、多熬夜、常喝酒、習抽菸所造成的,且我的學習、運動都停止不前了,我現在開始重新運動了,開始重新學習了,希望看到自己慢慢進步,最後回到那個自信的自己。

無論如河書店

當我第一次踏進這裡,我以為我進錯了地方,這裡分明就是書店,但確實是見到了諮商師,經介紹才知道原來這裡是四名護理、諮商師所創立的,擺滿了各式的書籍,擁有了一座一眼收盡山河的陽台,在早上時這裡是諮商場所,安靜放鬆,午後成了淡水老街遊客、文人雅士所之避暑行宮,提供著部份餐點、咖啡飲品。

無論如河書店 at 淡水老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